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

模型日記:HG版 Hi Nu

今天很罕見的,一次寫了兩篇文。

第一篇是我玩遊戲時,腦袋空轉、空轉、空轉,突然想到那在時空夾縫中的意念。
現在,每多看一次那篇文,就覺得我腦袋清晰了點,原來,我沒必要隨波逐流或是嘔氣競爭。
我就是我,特質就是很衝、很懶,努力一向不是我的作風、也不是我的專長。

前面提到3X歲的敗犬,既然BLOG都酸過了,也出了點氣了,就放他去吧。
至於後續他的態度,只要它表現歉意,我也能不計較。
(雖然就他的處事模式應該不可能道歉就是)
有機會還是電爆他好了(私心)

歐給,廢話就到此打住,個人恩怨不該影響各位心情,對吧?



還記得昨天的開箱文嗎?裡面有個奇蹟版的槍末日HI NU記得吧?



剛剛翻了下Picasa,找到......很久很久以前得HI NU,笨代版,令人懷念!


先上個圖:

BANDAI HG 1/144 Hi Nu



先說說這隻的故事。
這是我早期的HG之一,是少數鋼麥大量塗布的機體,也是第一隻嘗試全身筆塗的機體。
圖片的上傳時間是:2010/9/5
不知不覺,我跳坑已經超過一年了呀

當時傻傻的,只因為他本來的藍色很醜(水藍色),所以腦子一熱,就把鋼麥拿出來全部整機重塗。

當時我實在菜到爆,所以燈也不會打,實際顏色看起來沒有這麼鮮艷,是屬於水藍色。

當年真的好純真,拼著一股衝勁就上了,右邊小杯子裡面放的是酒精,筆塗的好幫手,便宜又安全
這是我第一次大面積筆塗,當時才發現要塗的沒水紋,實在是地獄......所以促成了半年後買了噴槍的決心(笑)
至於為什麼火箭筒是紅色的,我只能說:「因為我沒看過Hi Nu,所以就隨便配色了XD」
當然,我也很菜的不知道該怎麼擺POSE,後來我才之到原來盾牌上面的缺口是「出槍試瞄」用的(苦笑)





休息下......








其實這隻,可以看出來當時我到底有多純、多衝。
當年我只是單純的愛好鋼彈模型,又因為看了大光明社長的介紹,
所以也很天真的想要自己改造、自己配色,以當時的水準來說,真的非常不錯了。

現在想想,當時社長跟比爾討論的初心,這隻Hi Nu,可能就是我玩模型的初心吧?
想做的更漂亮、更屌,讓更多人讚賞,其實,我相信很多人初心應該都是這樣吧?

可是看了很多作例、做了很多模型後,反而失去了當年那衝勁。

Why?如果你有看醫學性質漫畫,有套漫畫叫做「天生妙手」,其中有一段提到:
「當你可以看到何謂完美時,就是墜入無底深淵的時候!」

以前我做這樣,就覺得:「幹,我超屌的,比連長素組還屌!」

現在看了整整一年多的大光明後,知道很多更屌的技術、更屌的改造、甚至是最屌的作例!
別懷疑,大光明的水準就是這麼高,社長雖然不常做模型,但是鑑賞眼光可是一流的。
想想,這網誌第一篇給社長拿去PO,實在受寵若驚,基本上,我的東西不能登上大光明這舞台的。

當然,我的第一階段夢想就是先讓作品能上的了大光明,最終階段當然是要像水哥那樣囉(笑)

繼續上圖........











可以很明顯看出塗布痕跡,不過遠遠看到是挺精緻的(笑)
靠近點喵一下
好吧,我承認不會擺POSE,改天請社長出個專欄指導下吧OAO!
其實這隻的誠意還不錯,該有的貼紙都有,頭上的方塊還有Hi Nu的刻痕唷
只是背上的訪內乳誠意不夠,讓整個品質DOWN下來了
HG該有的水準還是有,其實以HG來說,這隻真的很不錯
手臂上刻痕的部份,我用了紅色去表現(很意外的,不錯看,對吧?)
當時好像在重看OO的樣子
本來還有衝動想把我的OOR HG拿出來全身刻上Trams AM爆發時的科技紋
後來發現我做不到......順便徵人教我怎麼刻出鋼彈的科技紋路(笑)
槍的部份,我本來用白色鋼麥下去塗,但實在是太爛了!所以整個洗掉塗成水藍色
如果是正統UC派,可能會在這邊按下Ctrl +W吧?
當時我根本不知道有MGM電鍍粉這種東西,也不知道鋼麥有種電鍍配方
所以這隻槍的銀色部份,是用鋼麥的銀色,塗在棉花棒上,然後用摩擦轉印的方式乾掃上去的
很獨特、很囂張的紅色火箭炮XD
貼紙好明顯OTZ
說到這裡,突然想到水哥說過一句話:
「如果世界上有鋼彈這種東西,那一定是極其騷包的軍事武器」

很意外的,紅色搭的不錯
身為一個男人,要是能找到一個可以託付背後的夥伴,將是人生中最幸運的事情了!
近照一看,中間那隻訪內乳的上半是不是白色的?
因為笨代的HI NU只有最外側兩隻訪內乳可以射出
內側的四隻都是一體式的,只能看而已TAT
當時做這隻,真的用了很多苦心,以一個入門不到三個月的新手(還在當兵勒= =")
做出這樣的品質,突然覺得......我這一年來好像沒有進步.......
腳底呀喵
這玩意其實蠻殺的
雖然下巴太長,可是整個頭型還蠻有殺氣的
(當然目前覺得最兇的是妖天使就是XD)
好懷念當年的雙螢幕,現在筆電就沒辦法這樣玩了
看那燃料槽,其實還不錯,對吧?
其實我很喜歡用金色,金色屬於中性篇暖色,泛用性很廣
可是在台灣,用多了人家會覺得你很台......
不過現在我大多改用銀色,因TAMIYA的金色有缺陷,入墨線不易
不然,我真的很喜歡金色
雖然我不是三好學生,不過我對鋼彈的POSE真的沒有研究
因為塗裝關係,盾牌上的貼紙超顯眼的
所以.....當年拼著一股傻勁,做了下面的這件事

我用筆刀把徽章割開,分層塗色上去
夠傻吧?
其實遠看並沒有原本的白色好,對吧?
而且用鋼麥塗的,實在不能均勻,很可惜


OK,上圖就到此為止。



總結:

其實以菜鳥的眼光來看,這隻作得還不錯,起碼我覺得還不錯。
當然,以專業的眼光來看,這隻連屁都算不上,根本是小朋友的玩具。

我忘記當年做完,有沒有帶回營去嗆連長(笑)
不過當時完成後,讓我覺得,模型太有意思了,決定要一直跳下去。

或許,你會覺得可以更好、可以更讚,因為我也這樣覺得。
或許,你會不屑這粗糙的作品

我做過得模型,從來不會去修改。
他是我成長 or 生活的一部分,他是回憶也是記憶,寧可花錢再買一隻,重新做個比對組。
也因為這樣,才能夠回首過去、省思過去。

錯了,不可恥。世界上應該沒有人,是未曾失敗就會成功的。
人,不會永遠成功;所以,人也不可能一直失敗。

我以前上海的老闆跟我說:
「時間一長,你就會發現,人生是公平的。今天你屌了,改天你就會衰!今天你衰了,改天就會輪到你屌!」

如果你跟我一樣遇到不如意、不暢快的時候,去做你最想做的事情(別犯法就好)
放下一切,去找回你的初心、初衷。

事情沒有不能挽救的,找回初心後,用千百倍的衝勁幹掉那不如意的事情!
共勉之。